崔國斌:專(zhuān)利法實(shí)施細則最新修改要點(diǎn)評述

2020年專(zhuān)利法修改通過(guò)后,市場(chǎng)監管總局和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于2021年向國務(wù)院提交《專(zhuān)利法實(shí)施細則(修改草案送審稿)》。送審期間,細則修改引發(fā)廣泛關(guān)注,決策者為此反復征求公眾意見(jiàn),尋求共識。筆者多次參與《細則》修改的征求意見(jiàn)會(huì ),回顧整個(gè)修改過(guò)程,深刻體會(huì )決策過(guò)程之困難,成果之不易。
 
關(guān)于誠實(shí)信用原則的細化
 
修改后的專(zhuān)利法第20條引入誠實(shí)信用原則,即“申請專(zhuān)利和行使專(zhuān)利權應當遵循誠實(shí)信用原則。不得濫用專(zhuān)利權損害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權益”。立法者希望利用這一條款打擊非正常專(zhuān)利申請或者專(zhuān)利權濫用行為。在這一基礎上,《細則》作出更具體的規定,要求專(zhuān)利申請人“提出各類(lèi)專(zhuān)利申請應當以真實(shí)發(fā)明創(chuàng )造活動(dòng)為基礎,不得弄虛作假”(《細則》第11條),“專(zhuān)利權人不得通過(guò)提供虛假材料、隱瞞事實(shí)等手段,作出開(kāi)放許可聲明或者在開(kāi)放許可實(shí)施期間獲得專(zhuān)利年費減免”(《細則》第88條)。同時(shí),《細則》規定了上述違法行為的行政責任:“由縣級以上負責專(zhuān)利執法的部門(mén)予以警告,可以處10萬(wàn)元以下的罰款。”(《細則》第100條)。
 
非正常申請是專(zhuān)利領(lǐng)域的頑疾。專(zhuān)利申請人弄虛作假、拼湊專(zhuān)利申請的主要目的是利用各級政府的專(zhuān)利申請資助或者高新技術(shù)企業(yè)稅收優(yōu)惠等政策的漏洞,騙取政府的資助、補貼或其他優(yōu)惠待遇。在《細則》規定行政責任之前,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于2017年出臺《關(guān)于規范專(zhuān)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對非正常申請專(zhuān)利的行為進(jìn)行規制。2018年,又聯(lián)合37個(gè)部委聯(lián)合發(fā)布《關(guān)于對知識產(chǎn)權(專(zhuān)利)領(lǐng)域嚴重失信主體開(kāi)展聯(lián)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將不正常的專(zhuān)利申請行為列為主要的打擊對象。不過(guò),上述《規定》和《備忘錄》主要從不予減繳專(zhuān)利費用、公開(kāi)通報、不予資助或獎勵、追究刑事責任(騙取資助和獎勵)、限制參與某些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的資格等方面進(jìn)行規制,而沒(méi)有規定針對申請人的直接行政處罰措施?,F在,《細則》第100條填補了這一立法空缺,授權負責專(zhuān)利執法的部門(mén)對非正常專(zhuān)利申請的申請人進(jìn)行警告或罰款。
 
關(guān)于延遲審查請求
 
現行專(zhuān)利法并未明確規定申請人可以申請推遲專(zhuān)利審查程序。發(fā)明專(zhuān)利申請提出后,申請人需在3年內請求實(shí)質(zhì)審查;逾期不申請審查的,將視為撤回。必要時(shí),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也可以主動(dòng)進(jìn)行專(zhuān)利審查。實(shí)用新型和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申請則按照既定流程進(jìn)行初審,然后授權。如果專(zhuān)利權人希望早點(diǎn)獲得授權,則可以選擇收費的快速審查通道,或者選擇全國各地的地方知識產(chǎn)權保護中心提供的快速預審程序。
 
2023年,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發(fā)布了《發(fā)明專(zhuān)利申請延遲審查辦理指南》,引入發(fā)明專(zhuān)利申請延遲審查制度?!都殑t》第56條第2款從立法上確認這一做法,首次明確“申請人可以對專(zhuān)利申請提出延遲審查請求”。這是專(zhuān)利審查制度的重要改革,可以更有效的保護專(zhuān)利權人的利益。如上述《指南》所述,延遲審查對申請人有多項好處:申請人可以根據最新的技術(shù)進(jìn)步、市場(chǎng)競爭狀況或標準化進(jìn)程的變化,撰寫(xiě)合適的權利要求,從而使得專(zhuān)利保護更加有的放矢;有機會(huì )享受最新的專(zhuān)利審查政策帶來(lái)的便利,比如補充實(shí)驗數據、計算機領(lǐng)域存儲介質(zhì)、程序產(chǎn)品的保護等;可以根據產(chǎn)品的市場(chǎng)形勢決定是否繼續專(zhuān)利審查進(jìn)程,從而避免為不必要的專(zhuān)利審查活動(dòng)負擔成本;可以合理安排自己應對專(zhuān)利審查意見(jiàn)的節奏,能夠更專(zhuān)注地處理急迫事項,等等。
 
關(guān)于優(yōu)先權制度
 
專(zhuān)利申請優(yōu)先權制度許可申請人在后申請中援引在先申請中的技術(shù)方案或外觀(guān)設計內容,并就被援引部分獲得在先申請的申請日利益,從而避免在后申請援引的內容喪失新穎性。過(guò)去,專(zhuān)利法規定,在外國提出的發(fā)明、實(shí)用新型和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申請享有外國優(yōu)先權,在中國提出的發(fā)明和實(shí)用新型專(zhuān)利申請享有本國優(yōu)先權。而在中國提出的外觀(guān)設計申請,并不享有本國優(yōu)先權。修改后的專(zhuān)利法將本國優(yōu)先權延伸到在中國提出的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申請。在這一背景下,《細則》完善了優(yōu)先權制度的配套規則。
 
首先,《細則》明確,發(fā)明或實(shí)用新型專(zhuān)利申請中的附圖可以作為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申請優(yōu)先權的基礎。同時(shí),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申請人提出優(yōu)先權請求后,并不會(huì )導致作為優(yōu)先權基礎的發(fā)明或實(shí)用新型專(zhuān)利申請被“視為撤回”。之所以有這一例外規定,是因為在后的外觀(guān)設計與在先的發(fā)明專(zhuān)利(實(shí)用新型)之間沒(méi)有重復授權的可能性,因此無(wú)需申請人放棄在先申請。
 
其次,《細則》允許發(fā)明和實(shí)用新型專(zhuān)利申請人在優(yōu)先權提出期限屆滿(mǎn)后2個(gè)月內請求恢復優(yōu)先權,前提是有正當理由。這一規定使得申請人獲得更多的程序彈性。
 
最后,《細則》明確,申請人提出優(yōu)先權請求后,可以在規定的期限內增加或改正優(yōu)先權請求;或者,利用作為優(yōu)先權基礎的在先申請的內容補正當前申請的說(shuō)明書(shū)或權利要求書(shū)所缺失的內容。后一做法被稱(chēng)作“援引加入”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了申請人利用在先申請完善在后申請的相關(guān)內容。
 
關(guān)于外國設計國際申請
 
2022年中國加入《工業(yè)品外觀(guān)設計國際注冊海牙協(xié)定》(1999年文本)。專(zhuān)利法第四次修改時(shí),就已提前作出一些適應性的規定。如將外觀(guān)設計的保護延伸到局部外觀(guān),將外觀(guān)設計的保護期從10年延長(cháng)到15年。為了在操作層面滿(mǎn)足《海牙協(xié)定》的需要,《細則》對外觀(guān)設計國際申請與國內程序的銜接作出配套規定。
 
《細則》規定,“按照海牙協(xié)定已確定國際注冊日并指定中國的外觀(guān)設計國際申請,視為向國務(wù)院專(zhuān)利行政部門(mén)提出的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申請”,該國際注冊日視為國內申請的申請日。“國際局公布外觀(guān)設計國際申請后,國務(wù)院專(zhuān)利行政部門(mén)對外觀(guān)設計國際申請進(jìn)行審查”。國務(wù)院專(zhuān)利行政部門(mén)審查后沒(méi)有發(fā)現駁回理由的,作出授權決定。無(wú)論授權與否,國務(wù)院專(zhuān)利行政部門(mén)均將審查決定通知國際局。此外,《細則》在優(yōu)先權要求、新穎性寬限期、分案申請、設計要點(diǎn)簡(jiǎn)要說(shuō)明、權利變更手續等方面都作出具體要求。
 
雖然從篇幅上看,《細則》新增的關(guān)于外觀(guān)設計國際申請的新規比較多,但是大體上還是一些技術(shù)性規定,體現了外觀(guān)設計審查和授權實(shí)踐的共識。
 
關(guān)于開(kāi)放許可制度
 
修改后的專(zhuān)利法引入了專(zhuān)利開(kāi)放許可制度,鼓勵專(zhuān)利權人主動(dòng)公布許可條件,方便實(shí)施者獲得專(zhuān)利許可。專(zhuān)利法勾勒了開(kāi)放許可的制度框架,《細則》補充規定了更具體的操作性規則。
 
《細則》要求,專(zhuān)利權人在發(fā)放許可聲明時(shí)應寫(xiě)明的專(zhuān)利號、專(zhuān)利權人姓名(名稱(chēng))、許可費標準與支付方式、許可期限等;雙方達成開(kāi)放許可后,“應當憑能夠證明達成許可的書(shū)面文件向國務(wù)院專(zhuān)利行政部門(mén)備案”。依據上述規定,專(zhuān)利權人在開(kāi)放許可聲明中要明確說(shuō)明專(zhuān)利許可的核心條款,尤其是許可費標準。這與比較法上其他國家的做法有明顯差異。比如,英國和法國的開(kāi)放許可規則僅僅要求專(zhuān)利權人作出開(kāi)放許可承諾,而無(wú)需明確許可條件;如果潛在的被許可人無(wú)法與專(zhuān)利權人達成一致,則專(zhuān)利權人接受專(zhuān)利局居中裁決確定的許可條件。
 
從英國、德國、法國等已經(jīng)采用開(kāi)放許可制度的國家的實(shí)踐看,專(zhuān)利權人放棄單方面定價(jià)的權利,換得專(zhuān)利局的官費減免優(yōu)惠。中國的開(kāi)放許可制度并未限制專(zhuān)利權人單方定價(jià)的權利,只是要求它事先公布許可條件。但專(zhuān)利權人有可能濫用開(kāi)放許可制度,騙取專(zhuān)利局的官費減免,以降低專(zhuān)利資產(chǎn)維持成本?!都殑t》的立法者也預見(jiàn)到這一可能性,因此規定了一些預防措施。比如,如前所述,要求專(zhuān)利權人公布許可條件、對開(kāi)放許可協(xié)議進(jìn)行備案,并明確規定“專(zhuān)利權人不得通過(guò)提供虛假材料、隱瞞事實(shí)等手段,作出開(kāi)放許可聲明或者在開(kāi)放許可實(shí)施期間獲得專(zhuān)利年費減免”。違反上述條款,縣級以上負責專(zhuān)利執法的部門(mén)將予以警告,也可以處10萬(wàn)元以下的罰款。此外,未來(lái)專(zhuān)利局在決定給予官費減免時(shí),還很可能會(huì )對開(kāi)放許可協(xié)議是否實(shí)際被履行進(jìn)行審查。
 
《細則》的最新修改,對于落實(shí)專(zhuān)利法的修改、完善我國專(zhuān)利制度,具有重要意義。專(zhuān)利權期限補償規則的落實(shí)、延遲審查制度的引入、外觀(guān)設計國際申請程序與國內程序的無(wú)縫銜接、優(yōu)先權制度的完善等規定,將系統提升我國的專(zhuān)利保護的水平;誠實(shí)信用原則在專(zhuān)利申請環(huán)節的細化規定,也為行政部門(mén)打擊非正常專(zhuān)利申請,提升專(zhuān)利質(zhì)量提供有力工具??傮w而言,《細則》最新修訂的絕大多數內容符合公眾預期,體現了現有的社會(huì )共識,是中國專(zhuān)利法領(lǐng)域的最新立法成就,可喜可賀。專(zhuān)利權人與社會(huì )公眾的利益平衡,是一個(gè)無(wú)休無(wú)止的動(dòng)態(tài)過(guò)程,期待新專(zhuān)利法和實(shí)施細則行之有年后,社會(huì )能夠在更多的復雜問(wèn)題上達成共識,為下一次修改鋪平道路。
 
作者:清華大學(xué)法學(xué)院知識產(chǎn)權法研究中心教授 崔國斌
 
百利來(lái)提供國際知識產(chǎn)權服務(wù),專(zhuān)業(yè)致力于全球商標注冊、商標變更轉讓續展、商標評審等確權維權業(yè)務(wù)及全球版權登記、國際專(zhuān)利等配套服務(wù),因為專(zhuān)業(yè),所以值得您信賴(lài)。如您有任何知識產(chǎn)權的相關(guān)問(wèn)題,都可聯(lián)系在線(xiàn)客服或來(lái)電咨詢(xún),您將獲得一套免費但有價(jià)值的解決方案!
最后更新時(shí)間:2024-01-11 閱讀:164次

資訊中心相關(guān)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