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規制商標惡意注冊十大典型案例(上)

12月14日,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召開(kāi)新聞發(fā)布會(huì ),發(fā)布規制商標惡意注冊十大典型案例,對于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chǎng)秩序、優(yōu)化營(yíng)商環(huán)境具有積極作用,一起看看吧!
 
案例一
 
短期內進(jìn)行大量商標注冊申請,且無(wú)法證明真實(shí)使用意圖或提供其他正當理由的,構成商標法第四條第一款所指“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注冊”。
 
【裁判要旨】
 
民事主體申請注冊商標,應當有真實(shí)的使用意圖,以滿(mǎn)足自身商標使用需求為目的,申請注冊商標的行為應具有合理性、正當性。審查判斷申請商標是否屬于商標法第四條第一款規定所指情形,可以考慮申請人或者與其存在關(guān)聯(lián)關(guān)系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申請注冊商標的數量、指定使用的類(lèi)別、商標交易情況,申請人所在行業(yè)、經(jīng)營(yíng)狀況,以及申請注冊的商標與他人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情況等因素。短期內在多個(gè)商品或服務(wù)類(lèi)別上申請注冊大量商標,明顯超出正常的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需要,且無(wú)法證明具有真實(shí)使用意圖或其他正當理由的,應認定為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注冊。
 
某酒業(yè)公司申請注冊的部分商標
 
【案情簡(jiǎn)介】
 
訴爭商標“王子”由某酒業(yè)公司于2021年5月14日申請注冊,指定使用在第33類(lèi)米酒、酒精飲料(啤酒除外)等商品上。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認為,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違反了商標法第四條第一款規定,故對其注冊申請予以駁回。
 
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一審經(jīng)審理查明,某酒業(yè)公司于2020年8月26日成立,經(jīng)營(yíng)范圍包括酒類(lèi)經(jīng)營(yíng)、食品銷(xiāo)售、日用百貨銷(xiāo)售。該公司在第3、18、32、33、35類(lèi)等多個(gè)商品或服務(wù)類(lèi)別上累計申請340余件商標,其中僅在2020年至2021年間就累計申請300余件商標。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補充查明,某酒業(yè)公司申請注冊的300余件商標包括“邁巴赫”等與他人商標相近的商標。
 
一、二審法院均認為,在案證據無(wú)法證明訴爭商標存在實(shí)際使用情況,亦無(wú)法證明某酒業(yè)公司具有真實(shí)的使用意圖或存在其他正當理由。根據某酒業(yè)公司申請注冊商標的時(shí)間跨度、申請數量、指定使用的商品和服務(wù)類(lèi)別等情況,可以認定某酒業(yè)公司申請注冊包括訴爭商標在內的大量商標的行為,已超出正常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需要,構成商標法第四條第一款所指“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之情形。
 
案例二
 
商標申請人的現任或原任法定代表人、高級管理人員等工作人員曾在他人處任職,明知他人在先使用的商標,而在類(lèi)似商品上搶注與之近似商標的,違反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
 
【裁判要旨】
 
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的“其他關(guān)系”,是指存在第十五條第一款規定以外的特定關(guān)系,而能夠知道他人未注冊商標存在且應予主動(dòng)避讓的情形,包括商標申請人與在先使用人之間具有親屬關(guān)系、勞動(dòng)關(guān)系、營(yíng)業(yè)地址鄰近等關(guān)系。商標申請人的現任或原任法定代表人、高級管理人員等工作人員曾在他人處任職,構成該款規定的“其他關(guān)系”。通過(guò)以上關(guān)系明知他人在先使用的商標,而在類(lèi)似商品上搶注與之近似商標的,違反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
 
訴爭商標  
 

 
某學(xué)院在先使用標識
 
【案情簡(jiǎn)介】
 
訴爭商標由某教育公司于2018年3月16日申請注冊,核定使用在第41類(lèi)培訓、教育、安排和組織會(huì )議等服務(wù)上。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認為,訴爭商標的注冊未構成2013年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所指情形,但違反該法第三十二條規定,故對訴爭商標在培訓、教育服務(wù)上予以無(wú)效宣告,在其余服務(wù)上予以維持。
 
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一審經(jīng)審理認為,在案證據能夠證明某學(xué)院的“發(fā)樹(shù)”標識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已經(jīng)被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訴爭商標與該學(xué)院所使用的“發(fā)樹(shù)”標識構成近似標志,且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安排和組織會(huì )議、組織文化活動(dòng)”等服務(wù)與該學(xué)院的“發(fā)樹(shù)”標識實(shí)際使用的開(kāi)學(xué)典禮、MBA教育培訓等業(yè)務(wù)構成類(lèi)似服務(wù)。該學(xué)院曾與某教育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何某存在勞動(dòng)人事關(guān)系,某教育公司在知曉該學(xué)院在先使用“發(fā)樹(shù)”標識的情況下,仍在類(lèi)似服務(wù)上申請注冊與之近似的訴爭商標,已構成2013年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所指情形。一審判決作出后,各方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案例三
 
商標申請人申請注冊包含地理標志的商標,卻無(wú)法證明指定使用商品來(lái)源于地理標志保護產(chǎn)品的保護范圍的,應當認定訴爭商標的使用容易誤導公眾。
 
【裁判要旨】
 
商標法關(guān)于地理標志保護的規定,旨在避免并非來(lái)源于地理標志所標示地區的商品使用包含地理標志的商標誤導公眾,從而保證使用包含地理標志商標的商品所具有的特定質(zhì)量、信譽(yù)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該地理標志所標示地區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決定。若并無(wú)證據證明商品來(lái)源于地理標志保護產(chǎn)品的保護范圍,仍申請注冊包含地理標志的商標,應當認定該商標的使用容易誤導公眾。
 
訴爭商標
 
【案情簡(jiǎn)介】
 
訴爭商標“老鷹茶”由某茶業(yè)公司于2015年4月20日申請注冊,指定使用在第30類(lèi)“茶”等商品上。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經(jīng)審查認為,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裁定訴爭商標予以無(wú)效。
 
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一審經(jīng)審理查明,2012年7月31日原國家質(zhì)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批準“老鷹茶”為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chǎn)品,地理標志保護產(chǎn)品的保護范圍為四川省石棉縣美羅鄉、豐樂(lè )鄉、挖角鄉、草科鄉、栗子坪鄉、新棉鎮6個(gè)鄉鎮現轄行政區域。
 
一審法院認為,在案證據顯示“老鷹茶”已經(jīng)于訴爭商標申請日前被批準為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chǎn)品,地理標志保護產(chǎn)品保護范圍為四川省石棉縣美羅鄉等6個(gè)鄉鎮現轄行政區域。“老鷹茶”作為茶葉的一種,其口感、質(zhì)量與其生長(cháng)的環(huán)境具有密切的關(guān)聯(lián)。某茶業(yè)公司位于四川省成都市,老鷹茶(紅茶)加工工藝技術(shù)指導地點(diǎn)在四川省邛崍市,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老鷹茶”核定使用的茶商品來(lái)源于四川省石棉縣6個(gè)鄉鎮,訴爭商標的使用容易誤導公眾,使相關(guān)公眾對該商品的產(chǎn)地產(chǎn)生誤認。因此,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了2013年商標法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一審判決駁回某茶業(yè)公司的訴訟請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案例四
 
有一定影響的電視欄目、節目名稱(chēng)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在先權利,商標申請人在同一種或類(lèi)似商品上搶注與之相同或近似的商標,應受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制。
 
【裁判要旨】
 
電視欄目、節目具有商品的屬性,有一定影響的電視欄目、節目名稱(chēng)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規定的“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chēng)”,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在先權利”的保護范圍。因此,商標申請人在同一種或類(lèi)似商品上搶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電視欄目、節目名稱(chēng)相同或相近的商標,易使相關(guān)公眾誤認為商標申請人與該在先權利所有人存在特定聯(lián)系,已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情形。
 
 訴爭商標
 
央視欄目《遠方的家》
 
 
【案情簡(jiǎn)介】
 
訴爭商標“遠方的家 深度旅游顧問(wèn)Journey Ahead”由某文化產(chǎn)業(yè)公司于2014年3月5日申請注冊,指定使用在第16類(lèi)期刊、書(shū)籍、新聞刊物等商品上。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認為,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二條“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之規定,故決定對訴爭商標不予核準注冊。
 
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一審經(jīng)審理認為,《遠方的家》是一檔由中央電視臺中文國際頻道播出的大型日播旅游欄目,在案證據能夠證明《遠方的家》欄目早于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即開(kāi)始播出且為相關(guān)公眾所知曉,已經(jīng)與中央電視臺形成了較強的對應關(guān)系,中央電視臺對“遠方的家”享有商品名稱(chēng)在先權益。
 
訴爭商標包含了“遠方的家”欄目名稱(chēng),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chēng)構成近似標識。從某文化產(chǎn)業(yè)公司對訴爭商標實(shí)際使用的情況來(lái)看,某文化產(chǎn)業(yè)公司運營(yíng)發(fā)行的《Journey Ahead遠方的家》雜志為一款旅游雜志,與《遠方的家》欄目的節目?jì)热菥哂忻芮嘘P(guān)聯(lián)。訴爭商標的使用容易使相關(guān)公眾誤以為相關(guān)雜志是由中央電視臺提供或與中央電視臺具有關(guān)聯(lián)關(guān)系,從而對商品來(lái)源產(chǎn)生混淆、誤認。
 
因此,訴爭商標申請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二條關(guān)于“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之規定。綜上,一審判決駁回某文化產(chǎn)業(yè)公司的訴訟請求。各方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案例五
 
商標申請人以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為目的,大量申請注冊公共事件詞匯、公共文化資源名稱(chēng)等商標的,構成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
 
【裁判要旨】
 
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是指以欺騙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商標注冊行為。商標申請人大量申請注冊公共事件詞匯、公共文化資源名稱(chēng)商標,具有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的主觀(guān)故意,應認定為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
 

【案情簡(jiǎn)介】
 
訴爭商標“泉城百花園”由李某于2020年3月6日申請注冊,指定使用在第45類(lèi)服裝出租、婚介服務(wù)等服務(wù)上。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認為,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故裁定對訴爭商標予以無(wú)效。
 
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一審經(jīng)審理認為,“泉城百花園”系朱家峪公司運營(yíng)的田園綜合體項目名稱(chēng),訴爭商標“泉城百花園”與該項目名稱(chēng)相同,且除訴爭商標外,李某還在多個(gè)商品和服務(wù)上申請注冊了170余件商標,其中包括“方艙”“逆行者”“火神山”“雷神山”“章邱古城”“泉鄉藥谷”等多件涉疫商標或與濟南市章丘區開(kāi)發(fā)的項目名稱(chēng)近似的商標。李某的上述行為已明顯超出正常的商業(yè)使用目的,違反了誠實(shí)信用原則,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有損于公平競爭的市場(chǎng)環(huán)境。因此,訴爭商標的注冊已構成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綜上,一審判決駁回李某的訴訟請求。各方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百利來(lái)提供國際知識產(chǎn)權服務(wù),專(zhuān)業(yè)致力于全球商標注冊、商標變更轉讓續展、商標評審等確權維權業(yè)務(wù)及全球版權登記、國際專(zhuān)利等配套服務(wù),因為專(zhuān)業(yè),所以值得您信賴(lài)。如您有任何知識產(chǎn)權的相關(guān)問(wèn)題,都可聯(lián)系在線(xiàn)客服或來(lái)電咨詢(xún),您將獲得一套免費但有價(jià)值的解決方案!
最后更新時(shí)間:2024-01-19 閱讀:99次

資訊中心相關(guān)內容推薦: